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曉蕾 | 7th Aug 2010 | 遊記 | (206 Reads)

Picture

一九七八年晴朗的一天,幾個男子坐在市中心的運河邊曬太陽,看到身後空置的豪宅,突然決定闖進去,當其時阿姆斯特丹住屋緊張,開始出現霸屋,但從來沒人敢霸佔這種遊客區的豪宅。

一場社會運動正式揭幕。

正值歐洲學運的火紅年代,法國學生爭取人人免費讀大學,而荷蘭其中一個爭取方向,便是人人有屋住。這楝名為Groote Keyser的豪宅,成了霸屋象徵的堡壘,警察多次驅逐不果,霸屋份子更建立電台,誓死保衛。

兩年後市政府介入買下豪宅,讓霸屋份子合法入住.風波平息但火苗蔓延開去,八十年代燒得最烈,霸屋者高達兩萬人,然而政府在九十年代大力發展碼頭填海住宅區,住屋問題稍緩,可是異見份子依然以霸屋為抗爭工具,火焰從沒熄滅。Picture

目前阿姆斯特丹,大約有一千多名霸屋者,其中有傳統的荷蘭霸屋老鬼、歐州各地來的反全球化人士,像CIA Café 的TitoAnne這些核心霸屋份子約有三百人,自稱為krakers,有別於其餘純粹找廉價居所的東歐勞工,以及走私賣淫等不法份子。

krakers由支持無政府主義,到反全球化,政治理念各有堅持。他們有一張電話名單,每次有人霸屋、必定呼朋喚友一同鑿鎖闖進去;警察來驅趕,同志們也會趕來聲援,齊集在屋內拒絕離開,並且趁機示威抗議,發表各自的政治訴求。Picture

也是晴朗的一天,我在遊客區的一條內街找到Groote Keyser。四周一片寧靜,看起來和別的街道沒兩樣,唯一特別的是其中一楝用作精神病疪護中心。隔壁地庫一間單車店的老闆說,這帶不少住客是當年的霸屋份子。

不禁問:霸屋對業主公平嗎?

老闆淡然答:「任由房子空置,給霸了也活該。」

根據網上的霸屋指南,霸屋並沒有侵犯私人業權,因為業主仍然擁有業權,有的霸屋者會和租客一樣交租。指南也強調,霸屋沒有影響其他有住屋需要的人,因為霸的,都是長期空置的。

Picture

在中央公園Vondelpark對開,有一楝花巧的古典建築,抹上誇張的塗鴉,外形非常獨特,推開正舉行兒童的士高派對!

這曾經是十九世紀的官用馬廊,八十年代krakers把長期空置的馬廊及附近的舊房子全佔領了,稱為Binnen Pret (英譯Inside Joy)。馬廊如今是OCCIIOnafhankelijk Cultureel Centrum In It獨立文化中心),一個獨立非茂利的藝術空間,免費開放給各式各樣主流和另類的文化活動,除了藝術家工作室,還有駐場兒童劇社,晚上不時舉行地下音樂會。鑽到後園,是一間很有氣氛的咖啡廳,四周都是藝術雕塑。我結交到好些有趣的朋友,畫畫的、玩音樂的,還讀到一本有關精神病的雜誌,整本書都打了孔,圖文古靈精怪。 同行的攝影師想點可樂,那咖啡廳的人聽了一呆,半響才答:「沒有!」 「吓?」攝影師一呆。「美國不是好東西,尤其是可口可樂這種剝削第三國家的大企業!」對方聳聳肩說。 

這裡已經儼然一個自助的小社區,除了咖啡廳、表演場地,還有餐廳、圖書館、單車店等,全部由義工打理。

Picture 還有位於Overtoom 301OT301──這原是老舊的電影學院,政府要推倒興建單車徑,可是五十米以外就已經有一條單車徑,居民都大力反對,一班藝術工作者於是在1999年闖入佔領了一年,其後政府改變初衷,改為培訓年青藝術工作者,並且撥款修葺。香港的北角油街──曾經拼發無窮創意的藝術空間,為什麼要空置至今?而孕育不少文化團體的工廠空置單位,為何只能淪為地產項目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