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曉蕾 | 14th Dec 2009 | 遊記 | (223 Reads)

人們看William Thomas Hollenbeck是瘋子,在白宮門外示威了近三十年,颳風下雪依然堅持露宿。Hollenbeck倒覺得:「這世界才發瘋!人類在地球劃上虛擬的界線,然後互相發炮!」我蹲在他貼滿標語的帳篷旁邊,不禁莞爾。
華盛頓本來就布滿這種虛擬的界線,權力地盤壁壘分明,異見人士紛紛擾擾混雜在邊緣,現在加上防範恐怖襲擊的重重搜身關卡,比美國任何一城市都更像一本拍紙簿!
華盛頓的天空也特別大,全城最高建築便是華盛頓紀念碑,行政機構和博物館林立井然有序,內裡躲藏不少耐人尋味的故事。Picture

白宮門外白宮基本上是不歡迎遊客進入,九一一事件後,參觀手續異常繁複,美國公民要先由所屬的州議員代為申請,外國人則要有領事館的推薦信。遊客都擠到後門對開的小公園Lafayette Square,可是白宮和公園之間也正在修路,綠色圍網不知給誰剪開兩個大洞,「眼睛」似的,一批又一批的遊客擠到洞邊,努力探頭張望。
馬路上曾幾何時長長一列的示威標語牌,好幾位反戰反核武的示威人士,長年累月在路邊露宿。如今瑟縮在公園裡的,只有William Thomas Hollenbeck。
「這麼多年,白宮裡的總統也換過許許多多,怎麼還在示威?」我蹲在他的帳篷外問,裡面一片凌亂。
「總統都是一樣的,貪戀權力,只顧有錢人。他們叫自己共和黨或民主黨,都沒分別。」他搖搖頭答。
「那你也不投票?」
「我甚至沒有身份證和護照。那時在英國特意丟了,卻給遣送回來。」
一九七九年Hollenbeck游過蘇彝士運河越過西奈沙漠,偷渡進以色列,說要往耶路撒冷朝聖,當地政府把他當作間諜,送回美國。他自此便在白宮外露宿,撐起牌子:「Wanted :Wisdom and Honesty」(徵求:智慧與誠實)。
「你看來好累!」這位尋道者的路漫漫長,而想找的,根本不會在白宮。
「夏天已經比冬天好很多。」他輕輕答,身邊的大狗給曬得不住伸舌頭。一批又一批的遊客經過,導遊熟絡地向Hollenbeck問好,把他當景點般一併介紹。

Picture

國會山下白宮旁邊是財政部,對開無數的銀行,走下去來到一條特別寬闊的街道,便是著名的K街,路人拿公事包,行色匆匆。
原本我對開滿「說客公司」的K街充滿幻想。由大藥廠到電影會,美國幾乎各行各業都有委託說客,意圖影響政府的政策。太陽下,國會大樓右手摟一排參議員辦公室、左邊攬一列眾議員辦事處,與白宮遙遙相對;影子裡,議案能否通過、政策會否實施,政治角力老早便在K街展開。連有線電視HBO也開拍類似《白宮群英》的電視劇《K Street》,演盡種種內幕活動。
然而眼前的K街全是辦公室,非常悶蛋,唯一特色是比其他街道寬闊一點,陽光額外猛烈——在最光猛的大街進行最黑暗的底交易,會否有點古龍小說的味道?

Picture
此地重要的政治場所,還有無數會所,共和民主兩黨不但同時設有全國總部、地區支部,女黨員、同性戀黨員等亦各自成立專用的會所。全城的大酒店,每晚舉行無數政治派對,籌款聯誼主題形形色色。
在《華盛頓郵報》讀到一篇文章:在華盛頓「開派對」等於去上班,賓客都是小心翼翼挑選,起碼要有:
一位國會議員;
一位眾議員;
一位外國領事;
一位官員;
一位政治專欄作家;
一位記者;
一位編輯;
但最重要是請一名盡責的「是非精」,宣揚這派對有多成功、有何名人出席!
Picture
我則去了國會議員辦公大樓外Monocle餐廳,這裡甚多高官和議員光顧,最多政治飯局。
餐廳牆上掛滿政治人物的照片,天花還寫有政治格言如:「華盛頓是唯一流言比光速更快的城市」,我看見「在華盛頓交朋友?買條狗!」便笑了,政要們坐在下面,怎能吃得下咽?
鄰座正好坐了兩位國會議員,結賬時互相搶給錢,其實搶什麼呢,不都是公帑?
結賬也有故事的。我跑過幾年政治新聞,當年和還是市政局議員的鄭家富共膳後主動付錢,他高興得很:「不如你們天天請我吃飯!」同期貴為行政局議員的李鵬飛,堅拒讓記者結賬:「我才不吃報紙佬的飯!」天曉得他如今開的正是傳媒飯。
Picture
圓圈內外由K街沿Connecticut Ave北上,去到大環圓Dupont Circle,華盛頓突然置身哈哈鏡,井井有條登時扭成光怪陸離,old money、new money、no money,世家、新貴甚至流浪漢均在此聚居,每年首都盛大的同性戀遊行,亦在這裡舉行。
公園圓心有一個噴泉,人人懶洋洋在草地邊曬太陽、比賽下棋、霸住長椅睡覺,我拿地圖玩遊戲般不斷穿梭過馬路。
環圓四周不少有趣的洋房,述說Dupont Circle的變遷:十九世紀先是政要的居所,外國領事館紛紛開設,可是三十年代經濟大衰退,權貴失勢品流漸漸複雜,大國的領事館先後遷走,洋房淪為旅館、再分拆成出租房間,六十年代往首都示威的嬉皮士就住這一帶。如今這帶除了小部分建築物改建成辦公室,還有不少精緻老房子,不少廉價租給小國開領事館,連流亡的伊拉克王國也住在這裡。
大樹成蔭,兩旁插無數罕見的國旗:烏茲別克(Uzbekistan)、博茨瓦納(Botswana)……怎麼我從未見過這些國旗?至於大國的領事館,加拿大的位於國會附近,中國的在Connecticut Avenue北部的使館區,單是地理位置,便顯示了國力強弱和親疏。

Picture繼續北上到Adams Morgan區,優皮一族多住在這帶,新酒吧、新餐廳如雨後春筍。去了一間咖啡店,自修室似的,人們喝咖啡不斷打手提電腦,桌邊堆厚厚的文件,似乎都是一些調查報告、國會法案。
氣氛有點矛盾,閒適中透緊張,輕快的音樂底下,一片打字聲。有的咖啡廳以街頭風情招徠,有的咖啡廳勁歌熱舞,華盛頓表演的,是工作,工作,工作。
Picture
木蘭花香白宮往西乘一個地鐵站,就是優雅如歐洲小鎮喬治城Georgetown,臨近河邊的大街開高級餐廳、古董精品店、內街地上布鵝卵石,整整齊齊的紅磚屋躲在老樹後,外牆還有建造日期:1776年、1780年,比白宮還要老呢!
華盛頓的政客當選或落敗,官員晉升或降職,外國領事來來去去,能夠定居在這戰場一樣的城市,僅有三類人:法官、記者、名門望族。

有錢的,多住在喬治城,最著名的居民首推前總統甘迺迪。Picture當地甚至印製了一份甘迺迪故居步行圖:這是他以前和姐姐租住的房子、這是他們家上的教堂……其中N街3307號,是甘迺迪新婚,積琪蓮剛誕下女兒時買下的大屋;然而同是N街的3017號,卻是甘迺迪遇弒後,積琪蓮帶孩子入住的屋子。門牌就差那二百多號,屋前同樣開木蘭花,香氣依舊,人面全非。
華盛頓的權力地圖,可以好大好大,但榮辱成敗間,往往只差一線。

Picture29th Jul 20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