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曉蕾 | 13th Dec 2009 | 遊記 | (364 Reads)

Picture 終於找到《星球大戰》裏的洞穴屋!

這其實是位於突尼西亞南部的帕帕爾建築Ksar,眼前一個還被改作旅館,可以留宿。我心急地鑽進暗暗的泥洞,砰!沒想到門口那樣小,一頭撞中門楣,旅館所有人都為我雪雪呼痛。洞裡簡單地鋪了一些床墊和枕頭,打掃得乾乾淨淨的,正興奮地期待這特別的一夜,轉身離開,砰!又撞上門楣,這次是因為洞外炫目的陽光。

旅館主人輕輕拍拍我的頭,溫柔如父親,然後帶我上山採野花。 

當火車駛到盡頭,鐵道消失,便來到突尼西亞廣闊的南部旱地。

這裡主要的交通工具是louage小巴。車站鬧哄哄的沒有什麼指示牌,光聚集了一群人,隨便找一個說出地名,便帶你上車。什麼時候開?人齊了便開,坐滿了便走,跟隨的是大自然掌管的時間表。

等。

有些小巴坐五人、有些是八人、有些超過十人。我們坐在車上乾著急,當地人在車站小食店悠悠喝咖啡,非待至每一個座位都有乘客,司機才會上車,踏完油門大放阿拉拍音樂,全車人也跟著搖搖晃晃。看看手錶,不過等了半小時,但時間一旦不在掌握,登時失了預算。

一,兩天後,我們也習慣了,定時限刻作計劃其實是西方現代的概念,正如在突尼西亞北部起鐵路的是上世紀的法國人,南部顯然更貼近非洲文化,天大地大,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。Picture

 鄉間的溫柔

轉了三程小巴,才來到Ksar HalloufKsour(眾數)是北非土著帕帕爾(Berber)獨特的建築,在光禿禿的山丘上以石頭和泥巴興建,抵抗惡劣的自然環境,主要用途是儲蓄糧食,亦有用作住宿。

其中Kasr Haddada曾被《星球大戰》選為場景,拍攝主角Skywalker成長的星球Tantooine──Kasr Haddada最近的城市便叫做Tataouine,是不是很可疑?

Ksar Hallouf是少數仍然經營的旅館。上百年歷史的一圈泥洞,只有幾個改裝成客房,其餘的泥巴脫落,露出久經風化的石頭,其中一間特別大的,是祈禱室和磨房,可見昔日生活以宗教和經濟為中心。旅館的主人非常親切,帶著少年人,領我們行山、看風景。大家言語不通,沒法交談,但他不斷摘野花、拾石子送給我們,男孩更輕輕唱起歌來。山風吹過,心也隨之飄到遠處,舒服得說不出話來。

沿著山路走到村莊,遍地都是紫色黃色的野花,偶然一株梨樹開滿了花,一地雪白落英。遇到好幾個村裏的小女孩,無不怯生生,細細聲地說:Bonjour(法語:你好)。有一家的媽媽還搾出羊奶,請我們喝。若說突尼西亞北部的城裡人,給我們熱情熊抱,南部鄉鎮便是一記溫柔的輕吻。

 星光下的泥洞

回到旅館,女孩正在做晚飯,燉著大鍋新鮮的什菜,鍋頂是一個蒸籠,裡面的小米飯couscous盡力吸飽蔬菜的甜香。她還在做briq呢,這是突尼西亞最受歡迎的菜式,由最豪華的餐廳到家庭飯桌上都可見,做法很簡單:四方薄餅皮灑上莞荽碎、吞拿魚塊,中間打一只生雞蛋,然後快速摺成三角放進滾油炸,轉眼間一片金黃香氣四溢。 

本以為這夜一定可以早睡,或看看書的,結果是去了旅館主人的泥洞玩紙牌。言語不通也可以玩?唏,看看便猜出個大概!這不是香港見慣了的五十二張撲克牌,突尼西亞的紙牌才四十張,亦沒有標明數目字。玩法似乎只是簡單的加數,但計分方法卻複雜無比,我們似是而非地玩著,大伙兒不時笑作一團,結果當然是「外國隊」慘敗!其後臨離開突尼西亞,才在機場找到懂英文的酒保解釋整個玩法。

我覺得紙牌相當有伊斯蘭教特色:JQK中,皇后反而比Jack低分;階磚又比其他紅心、梅花、葵扇都要大,是因為當地最愛細細密密的棱形圖案?而最大的一張牌,是階磚七。七,回教徒視為「完美」的號碼。

泥洞內寂靜無聲,竟有點耳鳴,我實在鼓不起勇氣關燈,太黑了!感覺有點像墓穴……穿著保暖內衣,再蓋上兩層氈毯,心裡還是冷得發毛,沒睡好,於是披著毯子在洞外看星。天上星星多得驚人,世界各國真的應該協議,同時關燈三分鐘,好好欣賞這天賜的禮物。

山邊漸漸放光,輪到遍地的晶石閃閃發亮,Skywalker像真的會在其中一個洞裡走出來。

Picture

 沙漠中的綠洲

小巴由東南部的Ksour區,開往西部的綠洲,左邊是一望無際的旱地,右邊,也是。整片天空似是壓下來,地上只餘一條地平線,天大地大。

眼前的景色迅速變樣:草叢不見了,一地都是淺淙色的沙粒,然後慢慢變淺藍,竟然成了水面!湖水極淺,中央鋪了一條車路,兩旁結起層層雪白的鹽粒。Picture這是突尼西亞的Chott el-Jerid,地圖上大片藍色,標明的是「水地」。未幾,淺藍湖水又漸變成淺棕色的沙地,植物開始增加,最後是成片的棕櫚樹,我們來到最大的綠洲Tozeur

突尼西亞文化中,白色代表純潔、藍色代表希望,各地房屋多掃上這兩種色,但最美麗的顏色,是代表天堂的綠色。越過沙漠來到綠洲,真的有天堂的感覺,不僅是看到山谷裂開,清泉如小瀑布流出;也不只是大片樹叢中,成串成串棗子纍纍下垂;而是張開手,溫馨地接待你的人們。

走進小村子,兩個婦人閒閒坐在屋前看日落,一看見我們,馬上笑著跑過來握手,我也一塊坐,看著渾圓的夕陽,跌進棕櫚樹林中,葉子勾起金邊,好美!婦人說了一串阿拉拍話,大概亦是讚美的意思吧,我們對望笑笑。婦人把她兒子、孫子的照片都拿出來,不斷唸他們的名字,原來她大兒子在法國結婚,生了一個女兒,小兒子在瑞士,有一個男孩。好福氣啊,我舉起大姆指,婦人笑得好開心!翌日還邀請我們到家,在我的手塗Henna,這是對突尼西亞女子最大的祝福,一般是出嫁時在塗在手和腳上。

沉醉在幸福中,來到沙漠Nefta,官方的旅遊書介紹:「要親眼目睹天堂,便來這裡吧。」然而遇到的,是駝駱販子開天殺價,成群女孩纏住買手信,看中了一個女孩的布玩偶,另一個女孩馬上把她的塞過來,兩人即時推撞,其他女孩湧上來趁機推銷。天空大片烏雲,蓋住夕陽,意興闌珊地回去,拉著駝駱的男僮中途又討小費。

人,可以創造天堂,也可以把你拉回人間。Picture

15th Apr 2004